THE DANCE OF THE RED AND WHITE FALSE GODS

紅白虚假神的舞蹈

 

The Earth Mother through Karen Danrich “Mila” August 4, 2003 地球母親透過Karen Danrich “Mila”傳遞,日期:2003年8月4日原文連結:http://www.ascendpress.org/articles/earth-motherII/HumanHistory.htm

Translated by 流星似火 2006-6-6

                  

Earth2.jpg


至愛的提升人類:

遠古人類的歷史不僅對人類普遍而言一直是一個謎,對地球也如此。因為自約5萬年(20萬人類年)前最初播種之後,人類一直存在於和地球分離的一個夢想中。直到地球全球提升中,全息圖一年稍多前被打開後,整個人類歷史才得到了評估。已花費了很長時間來重新彙編歷史與資訊的檔案,為了全球提升及人類同樣提升的目的,而讓所有發生事件的陳述精確可得。

提升需要對所有祖先經歷和業力進行精確整理,以便為了提升而清除任何一個給定振動頻寬中的業力。照管人類夢想的靈魂對提升幾乎沒有興趣,因此人類經歷的精確記錄從未保留。然而所有事件仍然被保留在人類夢想之中,不過是以一種非有序的方式。記錄並非按時間發生順序而讓所有事件從頭記錄至尾,而是基於情感共鳴而被記錄並發現。這麼做,某性質的所有記錄被持有在某個區域中,而不是透過時間而有序記錄。


人類提升之中,這被轉譯進形體的某個區域,來維繫某特別類型經歷的所有記錄。如果經歷過於痛苦,則由於所有的痛苦記錄被彼此層層摞摞疊加在形體的同一部分,這個地方也會過於衰退或傷痕深重。對人類形體而言如此,對地球而言也如此。地球最痛苦的記錄,則主要被彼此疊加在中東地區。不過有17個其他地區也同等痛苦,其中大部分位於當前我們大洋的水域之中。

當全息層被打開時,人類提升所收集記錄中並未理解的人類歷史點滴、片段,可被填補空缺。因為,全息圖已經為地球上每個曾生活的人類生命都記錄了一個依序歷史。因此,打開這些檔案是非常有説明的,因為它允許了很多並不明瞭的事物到現在開始被瞭解。在這曙光之中,地球很願意來分享人類歷史的再次陳述,既從物質層面,也從非物質層面。

要明白,這是你的歷史。歷史自我重複,直到一個人選擇學會相關靈性課程並選擇一個不同的結果為止。提升人類正在選擇來學習他們的靈性課程,並創造前方一個嶄新的統一時代。地球,作為一個全球管道,也正選擇她作為一個一致實相的課程。這麼做,現在,未來正在變遷以允許前方一個黃金時代的誕生,而不是折磨了人類並導致地球上意識下降的許多災難的重演。

 

 天狼星人對地球的操控 

600萬年以前(2400萬人類年),大角星人需要從其自己太陽系裡移除一大堆毒素以提升,大角星人在利用地球堆積這些毒素時,在地球上導致了一個冰世紀。他們故意凍結了地球來保證這些毒素可以緩慢釋放。儘管冰雪逐漸消融,但大部分毒素仍四處蔓延並嵌入地球上所有生靈的基因結構之中。你可以說,這類毒素,伴隨相關冰世紀,導致了此後地球上所有生靈的一個主要意識下降。

30萬年以前(120萬人類年),天狼星人選擇在地球大氣層中製造懸浮的冰天,來造成全球變暖而從嚴寒的冰世紀中復蘇。就像玻璃溫室一樣,冰天維繫了地表的足夠水汽和熱量,將積雪融化,並讓地球再次回歸成一個熱帶伊甸園。當積雪融解後,地球上形成了很多淡水湖泊和池塘。天狼星科學家並不知曉在土壤中到處滲透的毒素,約27萬5年前地球解凍之後,他們在這類淡水湖泊和池塘中播種了各種不同的海豚和鯨魚。

現在,一種保留了這類鯨魚海豚純種遺傳的物種是海牛(Manatee)。雅克•庫斯特奧(Jacques Cousteau 譯注:是潛水史上著名的探險家,他發明的潛水工具極大地幫助了人們對海底的探索。)和他的潛水隊曾製作了一部關於海牛的電影,Mila回憶起曾在年輕時候看過電視。海牛被發現是水下最和平、最優雅的物種。事實上,海牛維持了一種與早期播種在地球上的海豚鯨魚所相似的磁性能量流。就是透過海牛藍圖被繪製,為所有海豚鯨魚提升到與地球共振的和平、溫雅性質中。

海豚鯨魚生活在大角星人所棄置於地球的毒素之中,因為毒素在冰雪消融後混入所有水道。隨時間過去,在10萬年(40萬人類年)中,海豚鯨魚的意識下降。它們曾知的全意識已經丟失,因為毒素在它們大腦裡製造了基因扭曲。當衰減隨時間緩慢發生時,是不引起注意的。只有當它們自己的基因記錄拼湊一起時,鯨魚海豚才開始明白8種毒素是如何嵌入地球萬物並影響其生物體的。毒素製造了基因的緩慢改變,其中大腦容量減少而帶來了非意識狀態的增加。

一個人可將無意識狀態比作,自我的一部分剝離而不再被自我其他部分所覺知。這部分自我開始分離,是因為相關的遺傳編碼不再被身體用於構建未來後代。自我的分離部分也被知曉為“無意識”。就是透過無意識,在人類-鯨魚-海豚的夢想之中,黑暗完成了將地球操控入滅絕的週期。

一致實相協議的本質 

儘管海豚鯨魚被加入到地球,但它們並不是地球一致實相夢想的一部分。這是一個人類並不明白的地方,就是你不能在造物之間移動物種,並將其和另一個一致實相的靈魂與能量流相混和,除非後者同意這麼做。地球和那裡的靈魂並沒有同意來融入海豚和鯨魚,地球也從未同意來融入人類形體。事實上,地球並不知道海豚鯨魚生存在她身上,因為它們留在由天狼星科學家所錨定的、伴隨冰天而包裹在地球周圍的一個分離夢想裡。地球也從未同意冰天的構建。儘管它可能已幫助地球快速暖化,並回歸到一個熱帶仙境。但帶來它的原因,在其發生時並未被弄明白。地球和那裡的靈魂認為,他們必須掌握一個導致冰河世紀的思想形態,才能帶來這樣一個振動的快速提升。唉,其實並非如此,振動提升的導因是一個將地球變成一個大玻璃房的人造設置。這讓地球靈魂以為自己已經掌握而實際並不如此,於是某種程度的自負便開始盛行。自負一直盛行,直到透過人類夢想,冰天破裂而製造了大洋,並帶來振動快速下降和另一個小型冰河世紀為止。這個小型冰河世紀也是人類科學家所知的最後一個冰世紀,發生在3萬8千年(14萬4千人類年)之前,地球自此開始一直在解凍。

不過到這個時期,地球上的靈魂選擇去掌握“變暖”的思想形態。本質上,地球的提升開始於38000年前,你可以從中看到,第三維度中的一致實相提升的過程實則是緩慢的。不過正在加速中,大中樞太陽光環中可得的光子能量正在導致地球變暖比已往任何時候都更快。


人類的起源

 

http://www.youtube.com/profile?user=DesteniChineseTD#p/u/339/qf4XK_43ZCI

 

 

地球現在明白,天狼星科學家在天狼星太陽系的核災難事件中製造了一個代用行星來逃逸。天狼星在歷史上那時是第三維度行星,需要提升成一顆恒星。75000年前,天狼星科學家在地球上播種了第一批人類。這些人是被克隆的,在一個太空船實驗室中被孵化。這些科學家正在試驗來看地球是否能維繫磁性人類的生命,以防更多天狼星人在緊急情況下不得不搬遷到地球來。

這類被播種的人類擁有15000股DNA和受限的全息知識,允許他們在地球那時所在的熱帶仙境中存活。為維繫這些人的生命所必須的很多水果和蔬菜也被播種,還有一些從太空船逃逸的寵物“狗”、“貓”,它們就是所知為當今的豹、虎、狼和狐狸王國。這些動物從天狼星主人那裡逃走,在野外繼續繁衍興盛直到今天。

 所有的人類、動植物及鯨魚海豚,在播種時都不為地球所知。他們是未知的,因為他們生活在並不和地球夢想相互作用的平行夢想之中,直到一個帶來全球磁場改變的問題產生。這個改變,包括為了支持另一群來到地球所知為昴宿星Anu或Annanuki人而進行的電性chi收割,及全球摩卡巴(mer-ka-ba,譯注,靈性學堂其他篇章中也稱為“大衛之星”Star of David,就是六芒星的意思)能量模式的構建。當過去的純磁場變成電-磁性並違背地球的意願或選擇時,地球才明白真真切切產生了問題。也就是在這一時期,地球選擇一個與過去所知為恐龍的類似性質問題相類似的解決方法,選擇讓“人類問題”同樣“滅絕”。

 

恐龍歷史

恐龍在約400萬年以前來到地球。恐龍族從未和地球共振,然而,一個讓它們及靈魂和相關遺傳來臨的夢想播送,被從另一個所知為半人馬α星(Alpha Centauri)的平行造物送到地球。恐龍只繁衍和生存在那些足夠消融並變成熱帶的地區,包括地球那時候的“赤道”。

當今赤道並不是那時恐龍所生活的地方,這就是為什麼剩下的恐龍被在北美,中東和挪威所發現。如果科學家能在南北極厚厚的凍原下工作,他們可能會在那裡發現最大的恐龍殘餘,因為這一地區曾是地球的赤道。不過當兩極消融時,在前方的淨化時代,人類對這些事物的興趣將消失,帶來對使用化石燃料的終結。那是一件好事,因為緣於對我們碳基結構有害,它們對地球是無益的。

地球選擇去製造另一個小型冰河世紀來讓恐龍滅絕。100萬年以前,一個夠大的小行星撞擊到當今加利福尼亞州“死穀”地區的地表。這顆小行星在撞擊地表時衝擊起足夠粉塵,冷卻了地球,剛好低於冷血恐龍所能承受的限。所有的恐龍此後進入睡眠並在一年內逐漸死亡。這是地球巨大的解脫,因為這類物種正在因對地球上其他物種肉食而更具破壞性。地球能將來自半人馬α星的夢想重新引導回空間,好讓它無法再次在這裡重新表現。

太陽系虛假神的起源

播種在地球上的人類也被播種了一群自己的靈魂群,來監察人類夢想中的生命。人類夢想是一個天狼星夢想的衍生,其性質既是太陽系的,也是全球的。這個夢想和地球這個一致實相的夢想無關。它被一群來自天狼星的27個虛假太陽神所運作,Mila到現在為止只繪製出其中9個。其他18個依然是個謎,直到最近全球提升打開了實相的太陽系接橋層為止。(更多資訊請看“所有者的pdf檔”)

太陽接橋由從太陽系太陽夢想連接步入全息層的所有實相層組成,全息層將夢想播送到包圍地球的7個顯化層中。這樣一個播送創造了地球上第三維度中的所有生命。太陽接橋層,在很早前、當天狼星科學家播種海豚、鯨魚和人類生命時就已被操控,因為天狼星靈魂被留下來,負責從天狼星上重新引導一個夢想進入太陽系和地球,來維繫地球上這類生命形體。太陽接橋層在那時就被調整,來接收來自天狼星的這類播放。

這一調整,從未和地球或太陽系達成協議。因此,人類、海豚鯨魚及所有和天狼星夢想相關的其他物種的來臨,都是對造物律法(creational law)的違背,因為任何物種或任何造物,都沒有權利來侵入和操控另一個造物者的造物或夢想。然而,侵入無論如何發生了,這種侵入的結果,為了提升地球和太陽系而必須與之抗爭、理解和調整良久。此時在我們全球和太陽系的提升之際,也正在這麼做。我們正開始明白我們的夢想是如何被侵入的,並正讓這一侵入被療愈,並以一種服務於整體提升的方式被重新引導。

 

紅族虛假神的起源 

有9個靈魂尤其和75000年前在天狼星太空船中所孵化的紅族人類一起而來。地球將這些靈魂稱為“紅族虛假神”。他們是地球上的虛假神,因為其從不是地球夢想中的一部分。他們是天狼星夢想的一部分,那是錨定在地球周圍來維繫人類、鯨魚和海豚生命的。這些虛假神已知為羅摩(Rama)、亞威(Yahweh)、透特(Thoth)、Sananda、毗瑟挐(Vishnu)、Solaris、Shiva、Buddha和Buddha女士(也被所知為觀音Quan Yin)。這些虛假神通過在太空船實驗室中培育人類生命的天狼星科學家而起源到地球。

事實上,Mila回憶起很久前曾看過一部Ramtha的錄影片(這其實是Rama靈魂的另一個名字),那兒透過其通靈管道JZ Knight,生命的創造被提及。生命的創造是非物質力量給在太空船實驗室中所孵化的人類賦予靈魂,並將他們放置到地球看是否能存活的敘述。這個敘述卻和地球上生命的創造毫無關係,因為地球上的生命起源於上億萬年以前,在地球離開大中樞太陽之前就被創造。Ramtha的有關敘述,其實是關於人類在太空船實驗室被孵化,而後由天狼星科學家將其播種到地球上的故事。

即使生命被孵化,也必須有非物質的力量來協議進入生命。因此,即使這類生命出於人類的指導,所有提婆、天使、基因和靈魂均共同創造了生命。從地球觀點來看,人類與播種生命無關。從歷史觀點而言,人類對一致實相和生命瞭解極少,因為它起源於大中樞太陽。人類已學會以一種經常導致其所在星球滅亡的方式來操控星球。地球從未同意將人類生命置身於她身上,不過結果還是這樣了,就象時空形體之中的無數其他地方一樣,有的繼續生存,而大部分走向絕滅。

天狼星科學家總計播種了18群人類,只有7群存活了下來。7個存活紅族部落的血統成為今天和北美印第安人、南美印第安人、因紐特/蒙古人(愛斯基摩人/中國人)、非洲人、中國西藏人、玻利尼西亞人和澳大利亞原住民相關的部落。隨時間過去,這7個根種族保持自我純種,由於他們被播種在不同區域,因交通工具缺乏而彼此在成千上萬年時間裡不能找到對方。因為並沒有伴隨天狼星人所知的技術一起播種,這些人類只有一些有限的工具和充足的全息理解,好在地球歷史上那一年代的熱帶雨林中存活。

起初,“9個虛假神”按實驗室中所創造的人類分割,每個神將18個根種族中的2個視作“後代”。在上述當前的7個根種族中,與每個相關的最初紅族神包括:Rama給澳大利亞原住民賦予靈魂,Buddha給中國西藏人賦予靈魂,Thoth給北美印第安人賦予靈魂,Sananda給南美土著賦予靈魂,觀音或者說Buddha女士給玻利尼西亞人賦予靈魂,Solaris給非洲人賦予靈魂,Shiva給紐因特/蒙古人賦予靈魂。

唉,其他11個根種族在最初1000年(4000人類年)中滅絕了。這讓9個虛假神中只有對7個根種族可以擁有管轄許可權,而其餘2個虛假神完全沒有人類可統轄,他們是亞威和毗瑟挐。這兩個神那時就和其他7個神產生了劇烈衝突。後者誰也不願和前者分享許可權,只是告訴他們“接受失去”。

有25000年(10萬人類年)時間,7個根種族和平相處。有些人遷移而發現另一個種族並開始混血。不過大部分仍留在與其最初播種點不超過1000英里的範圍之內。根種族在這段時間繁衍。人類的全息記錄表明,歷史這一時期,大部分部落人口從未超過4000人。這等於在這25000年期間的大部分時間,全球只有28000人。人類此時的平均壽命是2000人類年。這些人具有再生生物體,1800歲前不會老化,此後再逐漸分解導致疾病和死亡。

有些紅族部落以遊牧方式生存,在不同季節遷徙到不同地方,採集堅果、水果、漿果和蔬菜。另一些則學會農耕而留在同一區域。狩獵或打漁並不普遍,因為被播種的人們是嚴格素食的。素食主義讓人類關係保持和平。Mila在最近來自自然王國、海豚鯨魚王國的資料中已大量談及了為什麼肉食行為會帶來暴力和戰爭。一個人不能在不最終自我摧毀的前提下而摧毀他人,而屠殺是對自然界的一種戰爭形式,這將導向人類的屠殺。對植物卻並不如此,因為植物和水果擁有協議被食用。這樣,食用植物並不認為是一個傷害的行徑。當這些人類素食時,他們在部落間和內部的和平之中維持了25000年。(更多資訊請看大自然靈感中的“野豬的呼嚕”和來自海豚鯨魚的“為自己的祖先承擔起責任”)

紅族人類創建了與其各自“神”相關的簡單靈性實踐。這類實踐在生命的週期而迴圈出現,包括生長、收穫或採集食物、婚姻、繁衍、撫育孩子等,與部落四周的大自然王國和諧生活。大自然王國為那時地球上的人類提供了充足食物,沒有饑饉和缺乏。衣服和居所用大自然所提供的物品簡單設計而成。這就是大部分人類所全息記住並渴望的“伊甸園”。不過,這從不真正是地球夢想的一部分。

 

與一致實相相匹配 

地球擁有一個創造形體的一致實相,其中大地是褐色的,植物是蔥綠的,水果和鮮花是嬌豔的,有森林、湖泊溪流、高山、峽谷及草地影映在藍天白雲下。這個模式是大中樞太陽中地球起始塑造的一部分。有很多所知為非物質生命的其他塑造體系,就如你在這裡所瞭解,事實上你們太陽系的很多行星均擁有和地球不同類型的生命。海王星、金星、水星、土星、木星和冥王星都擁有能量生命而不擁有遺傳形體。這類行星擁有只有乙太形體的靈魂。儘管來自人類視角而言這些行星是“無生命的”,但它們擁有豐盛的乙太生命和能量流,人類只不過沒有方法來覺察到這一點。

隨時間,來自類似地球一致實相的行星的人們,學會了發展技術和太空飛船來旅行。當他們在全宇宙旅行時,他們發現了擁有行星的其他太陽系,看起來很像“故鄉”。他們也看到很多其他行星看來似乎沒有生命。這的確是不精確的,因為大部分行星擁有生命,只不過是不同於地球的、其他類型的一致實相生命。

你們太陽系中唯一的例外是火星,它來自另一個所知為半人馬α星的矽基造物。火星在通過人類太空船用“拖拉光束”技術帶到你們太陽系後,就用了18000年時間逐漸滅絕。當Anu人到達你們太陽系時,火星上的生命仍然存在,但完全從行星表面撤離。有一段時間,Anu人也生活在火星內,因為它的確更與Anu人矽基的DNA相共鳴。不過,這是一個行將消亡的行星,因此最後Anu人搬遷到地球上,在火星被運到一個碳基的太陽系而變得無法共鳴的前提下,他們不能進行一個改變。就是非共鳴最終導致了滅絕,火星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

然而,大部分看來無生命的行星實則擁有生命,有些你們造物內其他維度的行星甚至擁有一個乙太的類人形體。通常地,這類形體並不極化成男性和女性,而是雌雄共體的,誕生、死亡和再誕生並不是這類乙太生命形式的一部分,因為沒有肉體來死亡。你們造物中有很多維度的人類在體驗這類非物質的生命。不要將這種生命和“虛假干涉”混淆一體,後者由很多造物(成千上萬)隨時間滅絕後,以死後的乙太生命而組成。在只有能量的一致實相上的非物質人類生命,擁有一個形體讓靈魂投身並共舞。只不過形體的藍圖是乙太性質而不是由物質DNA構成的,這類行星與恒星上的所有生命也是如此。

 

大中樞太陽內外的生命 

大中樞太陽內的生命被設計來為靈魂教導很多事情。靈魂從那些只經歷能量的一致實相,去到擁有那些更緻密形體而由物質遺傳所驅動的一致實相。靈魂體驗大中樞太陽的所有事情,當其畢業時,他們就學會並掌握了造物律法,被認為是“造物主”。這樣,這類靈魂可以繼續體驗由道所提供的其他造物經歷,因為他們懂得了足夠多的造物律法來參與。當形體的藍圖不再有用時,靈魂就已從這類造物經歷中學會所有課程,那時靈魂和形體就融合成同一管道並“提升回家”。 

大中樞太陽外的生命是另一種舞蹈。最初,生命從不曾生活在大中樞太陽的無意識之中,因為後者是維繫造物或大中樞太陽之間空間的區域。後來,地球與很多大中樞太陽的其他部分被推出界域之外並進入了兩極空間。這一事件的致因很複雜,但讓我們充分來說,兩個非共振的力量被混和,導致了每一個大中樞太陽的拉扯與撕裂。當大中樞太陽糾纏而向下跌落,它的一部分就被扔出界域而進入兩極空間中。

這是地球如何出現在大中樞太陽之外的過程。當地球離開時,她是一顆分裂成24個獨立管道的第24維度恒星,就象一面鏡子碎裂而在兩極空間內創造了一條龍形的星座。地球如你現在所知,只是那離開中的一部分。除了火星,整個太陽系和所有其中行星,也是曾生活在大中樞太陽界域中者的碎片。一切都在此刻選擇回家,即使在我們襤褸的狀態與緻密之中。關於其界域外的生命,我們有很多來教導給大中樞太陽,這類資訊將説明太陽對為何它會下跌而自我修復,好讓它亦可將自己集合起來而提升“回家”。

旅行的人類 

隨時間,生活在大中樞太陽兩極空間的行星和恒星中的人們,開始學會製造太空飛船而在造物間旅行。經常,他們旅行到從未設計來持有某特定性質的人類形體的目的地。人類形體,就像所有離開大中樞太陽的一樣,擁有一個特別的共振藍圖。在兩極空間,很多造物已經隨時間粉碎,使其他恒星繼續離開其他大中樞太陽。這已帶來了億萬恒星,正如你在夜晚的星空所看到的,其中每一顆都是很久前離開另一個大中樞太陽的第五維度管道。

這類恒星並不必要是相同的。我們已經寫過有關碳基和矽基的系統,那是來自碳基或矽基的大中樞太陽。你們的大中樞太陽是碳基的恒星,一個成員因此必須完全回歸碳基的基因系統,才能重新進入太陽並和其一起提升回家。有另外16種物質的形態,和其他另外的大中樞太陽有關。大角星人知道另一種系統,構建在氫或氫基之上。大角星人在600萬年以前放置在地球之上的廢棄物是氫基的,對一個碳基生命形體有害。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地球上的意識自此後衰退。

從一個造物旅行到另一個造物的人類,會觀察到在那些一致實相中有類似點,因為每個大中樞太陽都擁有相關的能量和物質生命。因此,就會有矽基、碳基、氫基的行星與恒星,既擁有物質生命形態,也擁有非物質生命形態。儘管物質生命形態可能看起來類似:有褐色的大地、蔥綠的植物、藍天、樹木環繞山峰、峽谷和湖泊,但實際上完全不同。當人類學會新安家到那些並不和當年祖先所離開的大中樞太陽相同的造物中,則絕滅就開始流行。有時候,人類物種自己將由於和新安家的行星並不共振而絕滅。然而大部分情況下,不與移民而來的人類相共振的整個一致實相隨同太陽系,會步入絕滅。

旅行、或創造用於旅行的技術,從不是給人類的設計藍圖。在你們當前大中樞太陽內的、全意識的類人形態,生活在半乙太的生命中,沒有出生、死亡或再生。生命的主要焦點,是支持他們所居住一致實相及整個大中樞太陽的能量流,並體驗環繞四周的非物質舞蹈,以便形體和靈魂可以來領會造物的法則與律法。人類因此並不在大中樞太陽內的造物間旅行;他們會作為一個非物質的光身體意識,透過一個人會稱為“意識投射”的方式而拜訪;但他們並不在設計來將肉體從此地搬運到彼地的飛船中旅行。

在道和大中樞太陽的評估之中,人類所著迷的在肉體中旅行的需要,實際上是人類和靈魂夢想混和的結果。是靈魂在造物間旅行,投身到不同的形體中去學習、成長和進化。隨時間過去,在大中樞太陽之外,靈魂和人類的夢想開始混淆。突然,人類被旅行到其他造物的主意所迷倒,而這卻是只保留給靈魂的(劇本)傳播。當在大中樞太陽間的空間(即兩極空間)中,被混淆的劇本被投射時,人類發展了太空船技術,然後離開此造物,去給從未擁有協議來維持人類形態的彼造物播種生命。更糟糕的是,播種下不共振的人類生命而導致整體的滅絕。

人類可能已發展了科學、生化學的廣泛認知。然而這類認知永遠無法融合所有靈魂、天使和提婆對遺傳信息和形體構成所理解的全部知識。因此,人類以定居到和其遺傳結構不共振的造物為終結,或與其他和其所起源的大中樞太陽完全不同DNA的其他人相混血。就是DNA的混和及非共振生命形體的混和,最終導致了任何造物的老化、死亡和絕滅,遍及整個時空與形體之中。

地球的故事並沒有什麼不同。地球以一個在天狼星太空船中所培育的人類形體而終結。7個根種族的遺傳或多或少和地球上的碳基系統相共振,否則他們不會在這麼長的時間內倖存下來。然而,這些人類並未處於其所在大中樞太陽的形體之中,藍圖已被調整,全息知識已被削減。人們從未設計來創造生命。然而再一次,給真正創造生命的靈魂的劇本傳播被與人類夢想相混淆,創造生命的思想,開始成為人類夢想的一部分。

當無能于某項工作卻奮力來做這項工作,通常,工作只會做到一半或工作失敗。這就是地球所察覺到的關於人類創造生命的過程,他們頂多把工作做了一半,因為他們是不可能領會到任務的複雜度的。在創造生命的能力下,靈魂也不會渴求和在人類實驗室所培育的、通常被調整和削弱的生命共舞。因此結果,地球上被播種的人類形體並不是全意識的,它也不能最終提升回到大中樞太陽中。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因為這類全息圖和基因起源的很多成員,在前方淨化時代將只會滅絕,因為其沒有所需來提升的條件。這不僅包括紅族,也包括另一個被昴宿星Annanuki創造來採掘金礦的、被削減的奴隸族。

競爭的神

隨時間過去,留下來的2個神——亞威和毗瑟挐,不斷尋找另一個形體來棲息。他們對植物、動物或海豚鯨魚並不感興趣。一個人可以看到,亞威和毗瑟挐的所有權,每個都包含了摩卡巴(mer-ka-ba)模式。摩卡巴是電性的標誌(signature)。電性摧毀了磁性造物中的生命。本質上,亞威和毗瑟挐的標誌對地球上生命無益,因此在其照料下的4個類人種族作為在形體中運作過多電性脈衝的結果而走向滅絕。然而,這兩個神繼續尋找生命來統治,因為其他紅族虛假神並不願前者對自己的根種族有任何發言權。

毗瑟挐和亞威看進了很久遠後的未來,他們看到了自己可共舞的另一個人類種族登陸地球的可能。這兩個迷失的神於是尋找一個方式,讓這個夢想可被錨定而成為地球活生生的實相。唉,他們果真找到了一個辦法在那時來錨定夢想。夢想是讓來自昴宿星的、能運作與毗瑟挐和亞威一致而基於電性摩卡巴能量流的一個小家庭,來到地球安營紮寨。當他們錨定夢想時,另一群播種在地球上的人類——大師(Grand Masters)帶來了另一種困境。

天狼星與昴宿星的戰爭

天狼星和昴宿星,為了其隨時間都感興趣的某個擁有某類礦物或資源的太陽系而戰。這類戰爭很少影響他們的母太陽系,即天狼星或昴宿星。相反,這類星際戰爭在太空中爆發,那兒除了軍隊、指揮官和太空船,幾乎沒有別的被影響。一個兩者間的戰場是地球的太陽系。兩者都看到這裡有很多資源,主要是地球上的黃金和其他礦產。最終,昴宿星軍旅中的一名指揮官將戰爭推向得有一點遠,他粉碎了天狼星B上的冰天,使它成為一顆水球。

這激怒了天狼星,天狼星已準備好對昴宿星啟動一個全體毀滅性的攻擊。不過相反,天狼星的靈性精英也看到了另一個可能,一個提升的可能。透過提升到另一個維度,天狼星人可將把所有試圖攫取天狼星資源的好戰分子留在身後。當天狼星AB決定如此以後,地球、太陽系及其中資源被給予昴宿星。現在從地球的觀點來看,這個太陽系並不是任何其他造物者、其他造物、其他人或別的什麼的財產。從大中樞太陽的觀點來看,這也是對造物律法一個大違背並招致了巨大業力。

天狼星、昴宿星,尤其是其中的人類,以及大角星,對地球上意識的下降擁有如此多業力,以至於對其中任何一個而言,在其週期盡頭漸近時,可能因業力太多而無法回到其各自的大中樞太陽中。這可能不僅折磨著昴宿星——它錯過了1000萬年以前回家的最後機會,然而也折磨著天狼星,正象地球一樣,天狼星也在48000年(144000人類年)的時間中回家。大角星就像天狼星一樣正被折磨,來自地球提升的記錄正被傳播到各自的大中樞太陽之中,那是另一個類似的造物。

天狼星和地球是同一系列恒星的一部分,當2400萬年前離開大中樞太陽之時,他們碎裂開而形成了龍形星座。隨時間過去,天狼星遺忘了地球和你們太陽系實則是自我的另一部分,而選擇利用後者來啟動一個到下一維度的非完全提升,將它們送到來自昴宿星的其他人手中被掠奪和搜刮資源。就像一個人生命舞蹈中所經歷的一樣,這是對地球的巨大背叛。然後最終,可能是地球回歸到大中樞太陽而天狼星失敗或燃燒。然而,如果天狼星學會自己的靈性課程,它將能彌補這一可能的未來。

 紅族大師

當天狼星提供了地球來補償因報復對天狼星B的打擊而毀滅了昴宿星的一顆行星,並摧毀其太陽系的黃金頻率之後,有很多協定被達成。其一是,天狼星提供一個人類種族,在地球上挖掘昴宿星現在倖存所需的金礦。天狼星選擇用最初播種試驗中所倖存下來的人們來完成這個目的,並繼續創造了一系列統轄擁有被擴大的頭顱和大腦容量的人類階層,來將引導和指揮那些被播種的人類完成為昴宿星挖掘金礦的目標。

天狼星上沒有大師願意遷居到地球上,因此,從現有天狼星靈性精英層中獲取了DNA而在實驗室中培育了48名大師。然而有些遺傳信息被切除,使克隆的大師只有36000DNA,而那時第三維度天狼星上統轄的靈性精英層的DNA128000股。切除給這些遷居到地球上的克隆大師能量場中留下了很多斷裂與破洞。

當大師來到地球時他們發現,當時的人類是原始而害怕的,對天狼星的現有技術和思想形態很少理解。就象近幾十年中的今天,人類發現在秘魯雨林中隱居的某些原住民部落,並試圖將其融入或現代化一樣,原住民們當然對周圍當今人類的技術產生害怕。

大師們發現自己被留在地球上的原始環境之中。儘管看起來這似乎是其個人的自由意志選擇,但最終當問題出現時,天狼星拒絕對其關鍵時刻的呼喚作出回應。為什麼會這樣呢?在對天狼星全息記錄的回溯中——那是天狼星靈性精英層作為對天狼星提升的相反極性而在地球上建立的,地球將下跌而天狼星將以同等比例提升。天狼星精英層真切地相信這是其提升的唯一方式,唉,於是他們在地球上建立了整個舞蹈好讓這一結果發生。不幸的是,這也製造了厚重的業力,因為它違背了造物律法而在無協議的前提下為他人編織了一個夢想。地球沒有協議來經歷一個下降。下降是透過地球四周被錨定的一個天狼星夢想及其中的人類、鯨魚海豚而被操控的。

紅族神和大師

監控7個剩餘人類種族的紅族虛假神,對大師的知識留下深刻印象。他們也對給大師賦予這麼巨大的資訊與領會的靈魂而嫉妒。出於嫉妒,在未來人類夢想幫助下,一個妙計產生,這後來吸引了Annanuki人來到地球。這一未來導致大師的能量場和資訊被切分,流向未來的一系列還不曾來到地球的人類。因為大師不能覺察自己的資訊走向何方,所以不能試圖守衛其坍塌的能量場。大部分大師在2周期間死去,剩餘者也沒有活過後來8個月。大師能量場的坍塌是透過海豚鯨魚的無意識而演奏的(譯注:可參看2006年最新的鯨魚海豚資訊寬恕過去,改變未來)。

然後,紅族虛假神既沒收了大師的,也沒收了其靈魂的資訊,將後者粉碎直到其不再記得自己是誰及為什麼來到地球。再一次,天狼星的管轄者未能充分察覺或干涉。而且,由於人類處於一個和地球分離的夢想之中,因此地球委員會也並不知道這一侵害,也未能採取行動。最終,紅族虛假神獲得了未通過進化手段而得到的資訊。他們也在自己的能量場中編織入來自其他靈魂和人類的晶格層。這就是靈魂如何第一次與人類晶格層及DNA相混和的過程。依次地,人類形體也發現自己與靈魂的晶格層與DNA混和一起。

 肉體與靈魂晶格層

靈魂的晶格層和DNA,與形體相關的乙太晶格層相比,是迥然不同的。非物質的晶格層也與維繫生物管道的晶格層而迥然不同。在兩種晶格層的混和中,紅族內的第一種疾病,在尤其和那些與大師有血緣者中,開始產生。在此之前,疾病原本只是在紅族漫長生命的終結點所發生的事物;現在,疾病開始在更年輕的形體或新生的紅族嬰兒中出現。這是同時持有靈魂和形體元素的結果,一種元素形式持有乙太編織,另一種持有形體。持有乙太的元素並不懂如何正確保持身體來維繫壽命、健康和安寧。此外,當為人類傳播的夢想突然變成靈魂夢想的一部分時,靈魂也墜入人類的追求與興趣之中。

一個活著的夢想是什麼?

要明白,造物被設計來作為一個活著的夢想。地球上的生命夢想由太陽系太陽發送到地球上。很多夢想被送到地球,有些是給靈魂的,有些是給形體的,有些是給特別類型的靈魂的,而有些是給特別類型的形體的。如果你是人類卻接收到一棵植物或者水牛的夢想,結果就不會很好。你會發現自己渴望整天呆在太陽下,或啃食青草,因為這就是(不同的)夢想投射為那些不同全息性質者所提供的事物。

夢想被透過全息層而過濾。給靈魂的夢想自太陽播送,被全息靈魂層所過濾,然後對與形體共舞的靈魂進行播送。來自植物、礦物或動物性質的不同類型夢想自太陽播送,被和每個物種相關的不同全息層所過濾。因為夢想由相關的全息層所過濾,每個物種舊接收到適合自己性質的夢想。這麼做,熊不會試圖在冬天飛向南方,而鵝也不會試圖找到一個洞穴而在其中冬眠。

因為紅族虛假神獲得了來自大師全息圖的資訊,靈魂和形體在兩者的全息層和身體晶格層中相合併,因此人類與靈魂的夢想相混和。這種情況發生是由於,大師全息圖被粉碎、好讓紅族虛假神可在其死後萃取資訊的方式。在粉碎中,人類的全息圖彼此混淆,而靈魂全息層和人類全息層相混淆。當此發生時,靈魂和人類形體開始接收到適合對方的夢想。

紅族虛假神發現自己對人類追求的興趣漸增,因為他們開始接收到一個和人類形體相關的夢想。這樣,紅族虛假神不斷地創造越來越多的、仿效人類物質生命的夢想層。他們創造了聖殿、城堡、乙太農田、乙太水池、湖泊、樹木和山嶺、以及乙太器具和藝術。紅族虛假神建造的夢想層越多,紅族被消耗的chi也就越多。作為chi丟失的結果,紅族的壽命此後被極大縮短。在不到7代的時間內,紅族的壽命從2000歲降低到800歲。

紅族虛假神還想要更多。他們已建造的夢想層還不夠。於是他們將解決方案決定為誕生更多紅族人,以便有足夠的chi來創造更多夢想層。紅族虛假神祈來一個咒語,讓每個人的全息圖產生200%、300%甚至更多人類。結果是地球上的每個紅族婦女突然開始懷孕。紅族人的水晶結構不需要性交或精子來製造胎兒,女性的水晶形體可以沒有男性就製造一個孩子。這保證了種族的存活,是天狼星對最起始播種人類的程式的一部分。

紅族將此看成是他們可以越來越富饒、孩子越來越多的來自的徵兆。事實上他們也這麼做了。現在估計,到約6000年後冰天坍塌而製造大洋時,有80億紅族人被淹死在地球的峽谷裡。當更多人口降臨時,留給全體的東西就更少。缺失與饑饉成為某些地區的常態,因為沒有足夠植物讓這麼多人維持生命。地球從未設計來擁有這麼多的單一物種。然而,紅族虛假社卻擁有了收集自大量紅族人的大量chi,在空中構建其不斷增加的城堡,直到有一天冰天坍塌。於是突然,他們的城堡伴隨其力量而消失。

白族虛假神的起源

在冰天倒塌時,Anu人已經到達地球。毗瑟挐和亞威已越過紅族和昴宿星人一起工作,他們共用類似的能量流。藉由製造電磁能量洞並啟動大小為全球和太陽系的摩卡巴(mer-ka-ba,六芒星)神聖幾何學,Anu改變了地球的能量流。就是此時,地球知道了她與人類居住者產生了真正的問題,她日益覺察到自己身上他們夢想和飛船的存在。也就是此時,地球選擇意想只是讓人類滅絕。

這樣的意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事與願違。紅族和白族虛假神沒有興趣讓人類滅絕。他們比地球對人類夢想更有控制力。正因為這個原因,今天的地球正選擇完全掌管人類夢想並完全指揮。這麼做,地球將能指揮她提升的命運,而不是滅絕。

白族神和Anu人一起到達。包括Kuthumi, Djawl Kuhl, Serapis Bey, Hilarion, Lady Nada, Paul the Venetian, Lord Maitraya, Jahova/Melchiezedek St. Germain。這些神和毗瑟挐和亞威一起創造了另一個人類奴隸族。Anu人發現紅族人太柔順而不能採集金礦,因此選擇創造一個其自己的奴隸族。這類人類奴隸在實驗室中被孵化,基因物質甚至比紅族人更少。只有5000DNA,半矽半紅族,一種可以舞蹈、思考、說話、撫育後代、建造房屋、耕種事物並為Anu人服務的人種誕生了。這類奴隸並不足夠聰明來進化,他們也不夠聰明來抗爭其“Anu的統治,那是他們不朽並崇拜的神。

Anu神是不死的,因為Anu家族學會了將生命延續到18000人類年。這是希臘、羅馬神及其神話的出處。相對而言,奴隸只有500歲,最終老化並疾病。這是緣於兩個不共鳴基因結構混和(其一來自矽基的昴宿星,其一來自碳基的天狼星)而對形體產生內在不和諧的結果。碳基的資訊直接來自毗瑟挐和亞威。沒有他們的幫助,這樣一個被混和的形體就不可能發生,而這也許畢竟會好得多,因為內在的不和諧最終總是導向戰爭。

開始,亞威、毗瑟挐和來自昴宿星的白族虛假神相處甚好。但隨著時間,競爭產生了,神們透過奴隸族而開始互相戰爭。St. Germaine不喜歡毗瑟挐的自大,透過和毗瑟挐有關的奴隸群而將倒鉤刺進他的夢想層。Melchiezedek怨恨亞威,開始透過亞威所投身的奴隸撕碎他的夢想。當夢想王國損失的潛在原因被發現,亞威和毗瑟挐開始反擊。他們也開始透過人類奴隸人口而破壞其他白族虛假神的(夢想)層。虛假神之間漸增的非物質層暴力導向了奴隸及Anu人自己的疾病。

紅族與白族虛假神的戰爭

物質形體並不是設計來戰爭的。形體設計來讓靈魂在尊重中居住的。此外,形體是被設計來尊重靈魂,並為了進化目的而和諧統一工作的。然而,奴隸形體一開始就不和諧,他們緣於兩種不共鳴的細胞結構與DNA的混和而具有內在的不和諧。長期下去,內在的不和諧將被轉譯成社會的不和諧。Anu人教導奴隸將其內在不和諧而互相戰爭的需要轉化成運動。這是類似於橄欖球、壘球、籃球、足球、曲棍球等遊戲發展的過程,它們被發展是為了讓奴隸內在的暴力以不導致戰爭的方式給予一個出口。

 

白族虛假神及毗瑟挐、亞威,在其持續與奴隸的舞蹈中而變得越來越不和諧,就象奴隸自己一樣。唉,虛假神卻並未將不和諧轉向體育運動,相反,一場完全的戰爭在虛假神之間爆發。戰爭在夢想空間發生。毗瑟挐和亞威選擇觸發繁衍的控制來過量繁殖奴隸,好讓他們可獲得更多的chi,並在空中建造越來越大的城堡,以便維持對白族虛假神的控制。這有效了一段時間,但很快,他們的夢想層開始被紅族虛假神統治,後者為了同樣的目的也同樣增加了紅族的人口。

紅族虛假神不喜歡毗瑟挐、亞威及其由於更少的基因物質被看成更次要的奴隸族,淩駕了紅族虛假神的土地或夢想層。於是,毗瑟挐、亞威和白族虛假神的戰爭轉向到他們和紅族虛假神之間。這一次,亞威和毗瑟挐和白族虛假神相結盟,他們選擇創造了一個讓紅族虛假神失去統治的夢想。夢想導致冰天摧毀,帶來了包裹地球的大洋和水域,淹死了紅族和Anu奴隸族的大量人口。當紅族人數十億死亡時,紅族虛假神的夢想層坍塌而被白族虛假神、亞威、毗瑟挐所控制。由於奴隸族不像紅族人傾向于在地球薄霧中的深谷裡居住,因此奴隸族死亡的人口大為減少。

Anu族也是冰天坍塌的致因。在一個主要的交易中,大小為10層高建築的晶體被送到另一個星球,以獲得大額的昴宿星資本。唉,他們不瞭解,這些晶體正是維繫大氣中冰天的結構。在晶體移離地球的8天之內冰天就倒塌。這不僅導致了你們大洋的形成,也導致了此後對地球表面更多的輻射和電子風暴,那是對地球上的所有物種都具有破壞性的。

大洋形成之後

Anu人選擇不要花費時間和代價來恢復冰天。相反,他們遷移到地球內部來保護自己皮膚免遭輻射。奴隸族保留在地區表面,與剩下倖存的紅族人在一起。那些倖存者被來自太陽的輻射所傷害。紅族人的壽命從800歲下降到不足200歲,而Anu奴隸族從500歲下降到不到100歲。有一些人就像Anu人一樣離開了地表,遷居到地球內部。

有些人預見了大洪水,並在此發生前遷居到地球內部。那些投身於地球內部者,是在此時和隨之很多時代後遷居的剩餘者。紅族虛假神從地表的紅族人身上能得到的chi越來越少,因為暴露在高水準的輻射下,後者的基因物質在萎縮,或用其他話說,在經歷意識的下降。紅族虛假神將其興趣移入地心,這樣讓地表的人們置身於白族虛假神和毗瑟挐、亞威的控制之下。

Anu的戰爭

 當紅族虛假神撤離而只與地心人類共舞之時,在一段時間內終結了紅、白族虛假神間的戰爭。當戰爭在非物質層結束時,一個物質層的戰爭在InnanaMerduk(希臘神阿芙羅狄蒂和冥神哈德斯)——Anu家族的兩個成員之間爆發。這兩個成員將生命延續得比家族中的任何其他成員還要長,並由於這種生命(無節制)的擴展而精神錯亂發狂。然而,地球願意指出,奴隸族的基因混和,以及Anu人所啟動的不和諧電性神聖幾何學所導致的內在不和諧,必須在某處被體現。如果這類不和諧不能在非物質層表達,那麼它就成為物質層的表達,於是在Anu人自身中就是如此。

地球承認,戰爭的爆發,比出於她自己欲望而想讓人類滅絕的程度還要大。就是這個被放置在Anu人自己戰爭遊戲中的夢想,導致了核毀滅如此巨大,成為地球所知在如此短的時間尺度中,唯一最大的振動下降。

Anu人的戰爭持續了2000人類年。在宙斯(Zeus)和Merduk的指揮下,Anu人使用了自己的奴隸彼此征戰。宙斯和其奴隸團被稱為“Ashtar Command”。宙斯創造了奴隸軍隊來保衛Innana,不過這不是很久前離開昴宿星的最初那位宙斯。最初宙斯在生命延長到10000歲、健康不再後就選擇了安樂死。被所知為Ashtar的新宙斯是擁有100%昴宿星基因的第三代。

12Anu人來自昴宿星,作為奴隸之神,他們彼此繼續通婚以保持其在地球物質層的統治。人們可將這種嚴重的近親繁殖認為是為保持家鄉DNA純度而必要的方法,然而,這類繁殖也製造了另一種精神發狂的形式,因此剩餘的Anu人被拖進InnanaMerduk戰爭的瘋狂之中。

InnanaMerduk是最老的、來自最初昴宿星Anu族的唯一剩餘者。所有其他的成員成為最初12人及他們自己所撫育後代的第二、第三或第四代。Anu家族發現自己被推向選擇立場,幾乎一半人支持Merduk,另一半人支援Innana。就像你在橄欖球遊戲中做看到的,Anu人會將飛船盤旋在戰場上,為勝利的奴隸歡呼。奴隸被看成寵物或財產,沒有價值,毀滅幾千奴隸因此就象今天屠殺幾千頭牛一樣無關緊要。

戰爭狂行了2000年。隨時間過去,Anu家族成員厭倦了戰爭,停止支持一個或另一個,而開始其他的生命追求。Merduk卻打算贏得勝利。Merduk培育了一群比所有其他奴隸更殘忍的品種。這些奴隸只有1024DNA,沒有感情身體,只有戰爭和去破壞的肌肉渴望。這類和戰爭奴隸有血緣關係的人,和全球所有種類的恐怖分子有關。

這些戰爭奴隸確實讓Innana的奴隸沒有獲勝的指望。Innana被激怒了,因為不僅她所有的金礦被Merduk奪走,而且她也沒有昴宿星資本回家。出於盛怒,她逼住Merduk將他鎖在很多金字塔的一座中。Innana打算殺死或餓死Merduk,但其他的家族成員說服了她釋放MerdukMerduk暴怒不已,終於引爆了3顆巨大的核炸彈,導致地球翻轉到一邊並被破壞了2/3的表面。Innana離開了地球而返回昴宿星,被診斷為無法醫治,於是透過安樂死選擇了死亡。所有其他的家族成員也在Merduk所引發的毀滅中死亡。

爆炸的核彈,成為製造滅絕的人類夢想之滯後結果。也許這說及了一個巨大的真相,就是一個生靈無法在沒有自我絕滅的前提下而讓其他生靈滅絕。地球正從這一舞蹈中學習靈性課程。不過這不是人類歷史的終結,歷史還在繼續,但那是對過去一遍遍的重複。

虛假神的虛假提升

核戰爭與思想形態的分裂有關。分裂是燃燒,其中元素分裂而不是維繫生命。氣、水、火、土元素藉由壓緊一起來維繫形體、並從非物質中編織DNA到物質中而維繫生命。在分裂中,元素分裂導致死亡。燃燒是分裂的本質,或其它話說,當元素爆裂時就燃燒。

當紅族虛假神從死去的大師身上獲得資訊時,提升的資訊被獲得。地球歷史上人類、海豚鯨魚夢想之中發生了2類提升。一種提升帶來第四維度生物體的發展及到下一維度的真正提升,另一類則帶來並不提升形體,卻增強不斷增加的非物質能量場並將相關靈魂膨脹的結果。地球已選擇將這第二類提升稱為虛假提升

提升資訊並未在紅族虛假神中被均勻分佈。有些紅族神接收到圍繞生物變化的資訊,這些是將其紅族部落隨時間引導提升到第四維度的神。包括BuddhaBuddha女士(觀音)和透特。在這些靈魂的引導下,在地心地表,人類群體中均有很多時期產生了真正的第四維度提升。地表上在透特的引導下,更近期的提升包括美國西南部的Anassasi人民,墨西哥的瑪雅和印加人民(20008000人類年前)。是虛假神Buddha引導了東方最後一個所知的人類提升,名字也叫做“Buddha”。夏威夷也在觀音或Buddha女士的引導下有一系列不知名的提升記錄。

其他虛假神包括SanandaShivaRama,則並沒有生物提升的所有資訊。這主要是因為大師資訊是如何在粉碎後被分離的。沒有生物提升的資訊,這些虛假神將人類群體聯合成一個虛假提升的形式。虛假提升導致古魯(guru)以跟隨者的代價提升,但古魯並不真正提升,他或她只會燃燒,因為沒有第四維度的形體被在提升中構建。在虛假提升中,光體被構建到不斷增長的大構成之中,並和很多其他人的其他光體所聯合。但是因為沒有相關人類形體的振動提高,當古魯的提升被啟動時,他或她的身體就會燃燒,整個聯合的光體隨他們的病倒和死亡而隨之崩潰。

地球評估了“Rama”或叫做Ramtha的提升。Rama的提升也是虛假提升,這個人被Rama靈魂利用來聯合數千其他人類而成為巨大的能量流,直到Rama的身體被點燃而燃燒。在燃燒中,Rama的靈魂被膨脹而比先前力量更大。用來讓Rama提升的大部分人此後病得很嚴重並死亡。這是SanandaRamaShiva利用提升的目的,來膨脹自己到更大的統治中,在其反對其他紅族和白族虛假神的戰鬥之中獲得勝利。

最早所知的這一性質的虛假提升,隨大師死亡後不到2000年後發生(46000年前)。這三個虛假神:SanandaShivaRama之中的每一個,製造了以此方式提升的不同大小的群體,將其自己提升進越來越大的控制之中。每個虛假提升膨脹了燃燒的思想形態,因為形體不會提升而只是燃燒成一堆灰燼。而且,與此類提升相關的人類祖先進入了非存在的虛空之中。

燃燒的思想形態把分裂的思想形態錨定入人類夢想之中。最終,就是分裂的思想形態是核摧毀的潛藏原因。隨時間過去,虛假提升發生的越多,Anu人就越被驅動去發展核武器。一個人無法在非物質中以這類思想形態製造分裂,就最終轉化成物質形態。這是物質層造物律法的本質,發生在非物質上的任何事物,最終會在物質層上重複。因虛假提升而自內而外燃燒的人越多,與核毀滅相關的更大外部燃燒的可能性就越大。當Merduk在地球上引爆核彈時,超過18000個虛假提升在這三位虛假神的競爭之中被啟動。這類靈魂繼承了地球核破壞的最初潛在致因。

MAHAVISHNU時代1500018000年前,人類年6萬-72千年)

Anu人的核爆炸之後,剩餘的地表人類再次進入未開化之中。他們生活在洞穴之中,獵殺動物,並食用肉來生存。隨時間地球復活後,地表人類再次遷移到大自然之中,重新開始素食,因為再次有足夠的食物給他們提供。有4000年之長(16000人類年),地表人類就像遠古時期播種的紅族人一樣彼此和平生活。這類人們收集了維生所必要的植物,隨時間,耕種實踐被憶起並重新創立。

人類技術並未發展,直到一種叫爬蟲軍(Reptilians)的人類鄰居給人類舞蹈之中帶回了輻射技術。爬蟲軍對使自己物種永生很感興趣,因為他們正離開一個垂死的造物。爬蟲軍和某些紅族部落嚴重混血,尤其是和蒙古/紐因特及中國西藏的人們。相關的種族就是今天你所知的中國和日本人。

爬蟲軍並未選擇留在地球上,主要是因為能量流過於不共振而讓他們生病。很多人認為今天地球上還有爬蟲軍。但這不是真的,爬蟲軍在Mahavishnu時代結束前就撤離了。現今大部分和爬蟲軍的經歷要麼是由於時間裂縫一個人被傳送到遠古1500018000年前(6萬到72千人類年前),要麼是一個乙太層的表達。自爬蟲軍第一次和人類混血之後,在人類夢想之中就保留了很多乙太層。有時候,那些擅長透視者會在現今重新體驗這樣一種祖先經歷。

BuddhaShiva和爬蟲軍建立了將根種族與爬蟲軍雜交的協定。他們這麼做,是為了交換圍繞提升而失去的資訊。交易之中,人類被提供其久已遺忘的物質技術。很快,類似于現代技術,包括電視、媒體、收音機、汽車和電腦的設備開始建造。這類技術在Anu人時代被嚴重使用,但並不是所有奴隸。在Anu人時代,只有贏得巨大聲望的奴隸才給予這類設備。這讓其他奴隸非常嫉妒那些有名望的奴隸,並渴望自己也體驗這樣的技術。

Mahavishnu時代,奴隸的這一夢想被實現。科技就像今天人類文明的科技為所有人可承受的一樣。這主要盛行在與希臘、歐洲及現今所知為大西洋之下大地相關的區域中,那是Anu奴隸族繼續生活的地方。

Mahavishnu時代在另一次核災難中結束。國與國之間的領袖們進入巨大的抗爭中,再次摧毀了他們自己及他們的文明。這一次,核毀滅並不如Anu時代的絕滅那麼具有破壞性。儘管再次進入原始,但人類很快返回了大自然,因為後者比上一個時代在更短時間內得到恢復。

白族虛假神的虛假提升

在此核毀滅前——16000年前,白族虛假神選擇啟動自己的虛假提升。藉由反對Sananda的一次行動,白族虛假神獲得了Sananda用來膨脹自己的虛假提升的所有資訊。白族虛假神選擇將人類群體引導進古埃及的金字塔中,以從Sananda身上獲得的記錄為基礎而試圖提升。大頭顱的人類和那些與最初大師血統有關的人類,被引導在繞金字塔周圍來構建物質層的提升神殿。很多這類人就是今天古埃及的法老。

就像紅族的虛假提升一樣,能量場未在物質形態提升下被統一。總計而言在2000年之中,共有160個法老在金字塔中自燃。伴隨每個法老的虛假提升,門徒和皈依者因嚴重疾病而全體死亡。因為燃燒日益不再完全,如頭部、腿部、手臂等整個身體部位留下,靈性精英層最終禁止了提升。

在歷史此一時期,燃燒白族虛假神膨脹成對紅族虛假神更強大的統治。然而,燃燒的思想形態再一次導向人類使用核武器來摧毀的表達,這最終導向透過核戰爭而在地球外部整個人類文明的毀壞。

就在此時期後,有關大師們遺傳的大頭顱及腦幹的任何剩餘的基因結構均在人類舞蹈中遺失。你可以說,這類遺傳者被虛假神所錯誤引導,用其所攜帶的資訊來進行虛假提升。就是在虛假提升中,白族虛假神接觸到了大頭顱法老的基因資訊並將此資訊用於自己。在最後一次虛假提升後的6代之中,在人類形態中構建這一水準的覺醒所需的所有DNA記憶,都從人類基因檔案中消失。

亞特蘭蒂斯的沒落10000-13000年前,或4000042000人類年)

Mahavishnu時代的核毀滅之後,人類再次走出荒蠻而回到大自然之中。再一次,人類回到依靠陸地而生活的簡樸狀態中。再一次,當大自然重生之後,人類普遍離開肉食而接受素食。再一次,技術被外來類人物種帶來而文明再次興盛。這一次,所知為灰人(Grays)的物種,也來自即將死亡的造物,選擇來和人類混血來永續他們的物種。

灰人主要選擇和剩餘的Anu奴隸族血統相混血,因為他們需要一種矽基的構建來融合自己的DNA,好讓後代存活。灰人看來是一種很久前由昴宿星人製造為奴隸的、被弱化的種族。在人類混血的交換中,技術被提供,再次帶來基於技術之上人類文明的發展。你可以在這裡看到,歷史是如何不斷自我重複,直到業力釋放為止的。

人類形體中那些灰人遺傳者,隨時間在和那些純種Anu奴隸遺傳者的衝突之中而終結。衝突逐漸上升到核毀滅之點,讓亞特蘭蒂斯在1000年期間中沉入大洋。這最終導致了2個白人奴隸國之間的戰爭,其一擁有灰人血統,而另一個則沒有。人類生活從此再次回歸荒蠻之中。

在亞特蘭蒂斯時代,紅族神與白族神完全退出了人類舞蹈。人類舞蹈只是太痛苦而無法讓其繼續和人類共事。他們開始設置一種方法來將自己從人類和地球中拔除,並找到另一個一致實相來舞蹈。紅族與白族神在亞特蘭蒂斯時代都嘗試了很多提升方法,試圖將自己挖出人類的基因池。但就因其過於混雜而嘗試失敗。很多紅白神將能量場提升到你們造物的很多維度之上,但並不能完全撤離。那些製造了導向燃燒思想形態的虛假提升的紅白神再次這麼做。這最終導致人類之間在物質層上的核戰爭,並導致亞特蘭蒂斯的沒落。

在亞特蘭蒂斯沒落之後10000年前,即40000人類年前直到現在)

人類在亞特蘭蒂斯的核輻射後又一次回歸荒蠻。這一次,在植被重生之後,人類卻未能放棄其以動物之肉為食的選擇。食肉維繫了包括屠殺精神的思想形態。屠殺精神最終導向彼此的戰爭與屠殺。這過去的10000年比人類歷史上任何其他時期都擁有更多數量的戰爭。

紅族人之間彼此因疆土與資源而征戰,白族人彼此因信仰與追求而征戰。基督的誕生並沒有幫助,如果有什麼的話,基督在其死亡中作為提升者而錨定了受難的思想形態。他生命後的過去2000年中,已帶來了甚至比他投身之前更多的戰爭。

基督是Sananda的一次化身。Sananda引導基督走向受難。為什麼Sananda或其他任何紅族神會在很久前因如此痛苦而撤出後,卻再次進入人類舞蹈呢?Sananda進入舞蹈是為了將人類轉向滅絕,好讓他可將自己拔出而移往另一個更能滿足他的舞蹈之中。受難類似於絕滅。

在過去的100年中,越來越多的紅、白族神讓其存在被知曉。他們已經再次進入人類舞蹈。很多人認為,也許他們進來是為了提升人類並將人類轉向黃金時代之中。地球在這裡解釋到,這些虛假神是自我中心的存在,並沒有興趣將人類轉向,他們只有興趣將自己更完全地抽離舞蹈以便可以繼續去其他地方。

如果紅族虛假神對人類有任何興趣,他們將永遠不會將大師(Grand Masters)毀傷至死或將其靈魂粉碎。也許相反,他們將從這些有浩瀚知識的靈魂和人們身上學習。但是,這些紅族虛假神的靈魂沒能學會任何事,他們只是掉入了極端的自大。結果,地球正選擇將其移除人類夢想,好讓人類可以提升。因為紅族虛假神什麼也不是,而只是一個干擾因素。

過去的這個世紀中,和灰人(Grays)的另一支派系正在成交另一個協議,通過讓其和人類混血而換取電性的技術。這導向你們當前電子基礎上的人類文明。半灰人、半主要白人者,正在重新體驗過去超過10000年前,在亞特蘭蒂斯時代所發生的雜種繁殖。歷史確實在自我重複。這類人不能提升。Mila已目擊了80%的灰人DNA,在參加她工作室的人群中,或在她旅途或在夏威夷在游泳池裡玩耍的孩子們中。這類孩子和成人是極端機械化的,缺乏所有感情。地球越提升,這類人們將很可能患病越來越嚴重。

當前灰人的綁架和繁殖大體上已經停息。這是因為灰人自己已經由於地球與其形體間能量流的不諧調而病倒。仍然有很多乙太層剩餘下來,尤其在你們城市的緻密之中,那裡持有著過去綁架的記憶或代價。經常地,那些回憶起類似綁架的人們調諧到了這類實相層中而重新體驗它們。那些提升者,通常在融入1024DNA時,釋放了這一時代的綁架記憶和操控。

第四維度人類提升的歷史

在極性中,一個人將擁有極性的兩端。等同於3個紅、白族虛假神創造虛假提升並帶來地表核毀滅的程度,3個其他的紅族虛假神正在將一些人類群提升到第四維度。第四維度人類提升到更大的和平與統一之中。作為這3個神的工作的結果,大部分地心文明是第四維度的。唉,這也將極端破壞極化進地表人類的表達,它已帶來了人類歷史上3個時期的核毀滅。

地球作為一個整體,必須提升。並不只有地心內部可以提升。如果外部地球不能與地心一起提升,就沒有成功的可能,地球將會當其試圖進入大中樞太陽之時而燃燒。地心人類已經開始明白這一點。唉,BuddhaBuddha女士(或觀音)及透特(Thoth)這3個虛假神並不再與地球全體提升的選擇相共鳴,他們更喜歡象過去一樣繼續,將黑暗極化到地球表面上來。因此,監察地球人類提升的委員會,很久前緣於這三個虛假神的持續干擾而將其移除。唉,這三位虛假神只是移到外地球來繼續自己的舞蹈。

有很長一段時間來,MilaRiza在其組織內早期的提升試驗之中和這三個紅族虛假神一起工作。隨時間過去,紅族與白族虛假神的戰爭在他們學校爆發。這些非物質的戰爭因素帶來了如此多傷害,讓MilaOa2000年秋季大師秘會後因患癌症而終止。就是此後,Riza建議不要繼續和任何虛假神工作,因為其無法被相信不再彼此戰爭而透過學校製造傷害。

唉,這並未終結戰爭。戰爭只是轉移到其他人類群體中,他們無意識中被這些虛假神普遍用來攻擊MilaOa和其組織內的其他成員及其組織。隨時間過去,解決這類傷害的辦法被用取消對其攻擊的對立能量運動而繪製出來。但團隊繪製出多少解決方案,反之,紅白族虛假神就繪製出更多的有害戰術。

在這過去的一年,地球和太陽系太陽已經決定,既將紅族虛假神,也將白族虛假神整個移除人類夢想。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正在干擾讓足夠多人類提升的啟動,好讓更多人能在未來的淨化時代成功穿越。紅族白族虛假神不能成長或進化,他們只會永遠進行其破壞性的舞蹈。這讓Riza曾清晰表達的觀點很意義,這就是靈魂和形體都能變得如此削弱,以至於它們無法提升。對奴隸血統的很多人而言如此,對紅族和白族虛假神而言也是如此。

 當今提升的本質

Riza19982001年間,啟動了提升地表人類的早期試圖。這是部分成功的,那些不能提升的全息圖和血統性質開始被繪製出來。(後來)Riza被在MilaOa的有意識自由選擇之下而推出提升運動。由於紅白族虛假神的持續戰爭,Riza已經變得如此粉碎,以至於她丟失了太多資訊來成功完成自己的目標。Riza現在正在處於和道——一個位於時空、形體之外而統轄所有造物和進化的力量——的重鑄之下。

有一段時間,另一個所知為Natalia的監察代理人,被錨定來幫助然人類提升。這一靈魂以比紅白族虛假神更多干擾而結束,不到一年後就被驅逐。MilaOa然後轉向道來獲得幫助。唉,另一系列靈魂將其裝成道來開始干擾,被Mila以後稱之為虛假道。虛假道之後被從人類夢想中移除。地球終於明白,在真正道的引導下,地球必須完全掌管人類夢想。這一變遷在24個月多以前,在Mila大中樞太陽傳授的很多文章中被記錄。地球現在賦予MilaOa靈魂,並提供新的靈魂來幫助所有的提升人類。

地球正選擇在未來半個世紀,將所有夢想定位到一個單一的夢想之中。地球正在選擇驅逐所有對其全球提升有問題的靈魂。這包括現在的紅白族虛假神,在此時,他們被作為全球水準的實體被從人類夢想之中移除。然而這些靈魂是如此深深植入人類DNA之中,將需要讓每個血統提升到15000DNA才能這類靈魂完全從人類中被移除和隔離。據察覺,到2050年為止很少人可以倖存,除非他們掌握了15000DNA。到那一時刻,紅白族虛假神舞蹈的全然結束,才將完全達成。

MilaOa已盡力藉由其組織內的繼續試驗來引導人類的進化。隨時間過去,能提升的全息圖和血統已被繪製出來。那些AnuAnu奴隸全息圖與血統的,將被地球提升委員會限制在1800DNA以下。本質上,擁有這類遺傳者的身體,並不知道如何超過這一點而繼續提升;如果試圖超越這一點,他們就會進入虛假的提升模式,其中能量場在沒有生物體提升中而被膨脹。

虛假提升只會帶來形體的燃燒,而不是提升到下一維度。然而,虛假提升在與全球傷害的關聯之中也製造了困難,因為那些超過1800DNA提升的AnuAnu奴隸的遺傳者,每個人因允許其能量場被黑暗力量利用來反對地球而對全球製造了傷害。因此,是為了地球的自我保護,這類遺傳者在歷史此刻被限制在1800DNA之中。

在人類舞蹈之中,提升將逐漸發生並逐代進展。那些被限制在1800DNA者可產生選擇另一種遺傳而可提升到下一水準的後代。而且,即使一個人並沒有自己的孩子,但其祖先和20億其他將有孩子的人類相關。因此去世後,一個人的意識將繼續來體驗其他與自己相關人士的提升,後者在其誕生織錦中選擇了可增加下一步提升階段的其他血統。

紅族全息圖與DNA者將被限制在3000DNA之中。這一原因是,在地圖繪製者的經歷中,這類人缺少調整基因來繼續下一階段提升的天生能力。如果一個人並不知道作為一系列生物知識如何來調整DNA,他將只能提升到這麼遠。看來,只有那些擁有直接大師血統及大師全息圖的人們,才擁有提升到下一水準進化所需的知識。

對每一個在提升中的受限者而言,一個人仍然在清除來自即使不是上百萬、也是上千祖先的業力。3000DNA,就有可能在這一生中清除整個祖先織錦的業力,並使自己離開轉世之輪。這不是小小的功績,而是提升的所有意義,提升讓進化回家得以可能。

從地球的觀點來看,人類在5萬年(20萬人類年)的時期裡一直不斷重複。正常情況下,一個人不會在一夜之間或在一生之中就超越這樣一個困境。然而,隨著來自大中樞太陽光環中所漸增的光子能量,一個人將有可能從內在升溫而發展昆達裡尼能量流。就是昆達裡尼將來自祖先的業力燒盡並允許融入一個寬恕的狀態。光子能量可獲得越多,一個人就越能從內在升溫而清除越多業力,不管一個人是在基因物質中的哪兒停止提升。

提升是一個過程。一個人不可能一夜之間魔術般進入和平與統一。和平和統一是逐漸融入的,當所有戰爭和疾病的業力從漫長的祖先歷程中被轉變。對那些在MilaOa專案中的成員,這一點也並未獲得重大成功,一直到歷史此時6000DNA或說菩薩水準的進化被融入為止。對那些還留在3000股者,繼續在模式、思想形態、業力和能量場上工作,將隨時間而帶來相同的結果。一個人將不斷增加統一與和平,而將過去的不和諧與困難留在身後。

提升是生物性的。一個人不能只提升能量場,而不提升形體的DNA。那些相信自己正在提升者,如果他們只提升光身體,那麼就是被非物質王國而誤導了。即使提升到1800股,也會帶來形體的增長。對那些從小型到中等體形的,你將從中型到大型,並帶來所知為佛肚的小突出,當1800股被掌握時。對那些繼續到3000股的,擴展相當於獲得1800所發生的增長,你將從中型到大型,或從大型到超大型。超越上述點以後,擴展仍然繼續。

為什麼(身體)擴展?為什麼這是必要的,尤其在當今人類是如此醉心於那些就像奧斯威辛(Auschwitz)受難者的形體呢?(譯注:奧斯威辛集中營是德國納粹時期建立的勞動營和"滅絕營"之一。)一個皮包骨頭行將死亡的形體並沒有什麼優美的,至愛的人類。沒有chi會在一個皮包骨頭的形體中運作。很難覺察到那些非物質的2DNA者,因為沒有足夠的能量圍繞在這類形體周圍,為靈魂和非物質王國提供足夠的光來覺察乙太身體。

當一個人提升時,那些腐壞和傷痕累累的地方就複生而成水晶體。成為水晶體的健康細胞,約比其之前非水晶的狀態擴大10%。然而,那些腐壞和傷痕累累的細胞被成千上萬細胞壓擠而碾成一個小區域。當成千上萬的細胞復蘇,當腐壞者再次成為健康的、活著的水晶細胞時,則區域開始擴展。擴展是復蘇和健康的標誌,將在所有提升者中被這樣融入。

結束語

我們希望你喜愛我們的人類歷史回顧。要明白,就是在提升的選擇及學習祖先中靈性課程的選擇中,重複過去的需要才被超越。人類祖先的課程是什麼?現在是Mila的大師祖先在總結這篇文章。

人類的課程有很多。其一是,基因物質的削弱和在實驗室中孵化生命是錯誤的,它違背了造物法則,並製造了一種不能提升回家的人類形體。人類意識的削弱導向了一種對外關注,而不是內視和向內尋找的生活。外在關注,就永不會導向提升回家。因為提升的大門,是圍繞每個人內在實相中的內部體驗而敞開的。

對技術全身心投入的人們,失去了和其內在實相相接觸的機會,因為他們被媒體、遊戲、工作或其他關注點所帶來的外在噪音所分散。我們不斷建議MilaOa放棄所有這類關注,在當前付房租買食物的需求前提下,選擇盡可能的簡樸生活方式。這一點MilaOa已經掌握,並帶給他們每日關注內在的自由而提升。

一旦打開到內在實相,則人類不需要在物質層上旅行。在內在實相之中,作為一個意識,你就可投射到地球、你們造物或大中樞太陽內的任何地方。如果能去任何所需地方,那為何人們還需要在物質層上旅行呢?這也是遍及你們造物及大中樞太陽之外,人類一個很有問題的關注點。在關注於技術發展和追求的人類生命中,那麼多時間、資源和能量在其中被浪費。而這些技術所賦予的旅行,使得沒有時間留給進化所需的內在關注。

技術不能將任何人、任何造物提升回家。緣於將兩顆行星的振動提升成恒星的技術發展,很多天狼星人的提升是不完全的。技術並不能處理每一個生物包括人類為了提升所需理解的感情課程。機器並沒有感情,它們也沒有足夠的意識來理解。這導向第五維度的天狼星人未能學會其第三維度的課程,結果是,他們將在第五維度重複第三維度的課程,而不是提升到一個新的存在狀態。

地球上的人類正緣於其所發展的技術,已成為類似的活著的機器。作為一個活著的機器,一個人每天做這做那卻不知道是為什麼,無能於改變任何事,更遑論進化和提升。沒有改變命運的能力,人們就只能感到無力、被困和恐懼。隨時間過去,恐懼將在其所有的各種表達裡滋養導向戰爭和虐待的試圖,從嫉妒到仇恨、到徹底的謀殺和毀滅。

地球上人類的唯一解決方案,就是提升和進化,超越當前如此機械化、如此缺乏愛與生命的狀態。電視和媒體並不能療愈傷口,人類所擁有或尋求來購買的很多產品也無法用所渴求的愛來充盈內心。愛是一個來自身體、靈魂和地球間相互聯繫的內在狀態。這樣一個聯繫必須透過提升而掌握,因為2DNA者已丟失了所有周圍靈性王國的聯繫。

靈魂從沒設計來摧毀形體,或將其需要和夢想置於所化身(即形體)的物質層面需要之前。和地球人類物種共舞的靈魂,是非物質王國一個巨大的表達悲劇。人類已經從靈魂的體驗中撤離,因為它只部分支援物質層的生命。有時候靈魂支持生命,但有時候為了自己在非物質層上的夢想收穫,靈魂摧毀生命。而這並不是靈魂或非物質層的目的,對其它靈魂戰爭也不是靈魂的目的。靈魂是被設計來和所有非物質層及物質層,在尊重與合作中一起工作的。

大師祖先建議所有的提升者,停止與任何不支持身體健康的靈魂或非物質力量共事。我們也建議,每個人每日監控自己的提升。如果有任何時候感覺不佳,或正在提升中生病,那麼這是一個非物質的工作正在失敗的真切的標誌。意想和地球聯繫,召喚地球提升委員會進行靈魂評估,替換那個監控提升的靈魂。你可在晚上進入夢鄉前意想這麼做,你會發現,第二天醒來感覺好得多。

這些是地球上人類舞蹈的靈性課程。這些是遠古時期的大師祖先們所開始理解的課程。在我們的死亡中一個巨大的悲劇被啟動,只到現在才開始被修復。那些與我們生物體的相關者存活了下來,Mila就是全球數十億的相關者之一。藉由提升過程,一切均會被療愈,一切均會被改變,前方統一的時代將會被誕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來到地球的原因,永遠不會太遲來完成我們的目標。

利莫里亞語:

音:“O ono oto oko o. La lassi lani anu om. Om noti nati nauti na.”

意:智慧來源於生命的體驗與表達。生命教導很多事情。當完成時,生命則教導我們回家

Namaste(合十禮致敬)

  The Grand Masters (紅族)大師

  The Earth Mother 地球母親





創作者介紹

夏威夷療癒聖殿

ascend10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