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君帶著男友前來請我為他作治療。

她自己沒有作過凱龍,但她認為男友的問題很嚴重。

『自從他去當兵登上船後一切都變了,他什麼都不說,我覺得他好像有憂鬱症。

夏老師,我很怕他快撐不下去了。』

男友躺在治療床上,他的力量和勇敢早被他強勢的父親奪走了。


入伍後所有的權威和限制加深了他的恐懼,我慢慢引導他說出話來。

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治療,女友念的是社工就讓她安排這一切。


『對!我最怕每星期半夜值班的時候,

整個艙室只有我一個人,我老是看到一些影子。』

獨自一人面對黑暗加上對幽魂的疑慮,恐懼的惡魔早已入侵了他的意識!

『我想要退伍。對!我不敢跟我的父親說。明天晚上我就要回部隊去了,

我好想永遠不再回去。』


摘掉他最深層的死亡恐懼印記後,我知道他即將重生了!


『夏老師,為什麼會這樣,你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呢?』

B君激動的在電話裡哭著問我。

『他跟我分手了!他做了凱龍後變得好勇敢,

我真的很愛他,你為什麼把他變成這樣?』

柔弱的男友找回了丟失的男性能量,

現在他在這個男兒化身,運作著屬於他原來的性別基調!


有時我們因著不同時期的創傷,會在那個打擊之下,

無意識被對方奪取了男性或女性的能量。

我們每一個人身上都有著,不同年齡的男性和女性的能量,

也就是那所謂的陰和陽的能量;

如果你現在身上有過多的女性能量,不管是男女,

柔弱猶豫的特質會阻礙你往前的動力!



前2天以前一起上過光的課程的同學W君,打電話叫我幫她訂玫瑰純露!

我們有一年多沒有聯絡了;

不管是打電話還是親自來看我 ,她總是不斷提到我和她女兒的關係,

            『沒有夏老師就沒有她的女兒。  』  

女兒已經快3歲了,在電話裡一直阿姨長阿姨短的跟我說話著。

我的腦海裡不斷回憶起當時治療的種種發生...........。


『我想你一定是幫W君做了凱龍對吧!我讀過她的命盤,她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怎麼10年後又生出個小孩來?』C君躺在治療床上突然說想要問我個問題!

同是光的課程的同學C君,已經退出課程很久沒見到她了。

我知道她研究星盤很多年了,深厚的英文底子,可以讓她拿到原文占星的好資料。


W君因著一個沒有小孩的媳婦身份,認真調養她和先生的體質,

自己釀醋;為了吃健康的食物,乾脆開了間輕食健康的小餐廳。


知道我會一種特別的治療方法,她帶著先生一起前來。

她沒有提到治療是為了生小孩的事,每次她做完,就換著先生作。

先生非常安靜,她異常的敏感又主控;對於他們夫妻之間的關係我輕描淡寫帶過去了。

她說希望讓身體更平衡更健康,我順著她的語意,也從來不問有關小孩的話題。

她們夫妻很認真照著每次約定的時間前來。

他們之間的間隙正在慢慢溶解著。

療程告一段落。

幾個月後她穿著孕婦裝來上課,她開心跟我分享著治療後如何很快順利懷孕的事。 



有時候我的判斷也可能失靈,

若非W君打電話來,我早已忘了這個成功的個案。


我的腦海裡一直記得凱龍如何拆散了2對佳偶;

對於那熱心的想幫助弟妹的客人,一點也不讓她的弟妹夫妻們試試可能的機會。


奇蹟是可能發生的,我學會不輕易拒絕每個療癒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夏威夷療癒聖殿

ascend10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