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凱龍能量治療&個人諮詢
預約治療或諮詢 凱龍治療每小時2000 個別諮詢每小時1500 0933~412305

目前分類:解離的真實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與唐望的交往開始了一個新的階段。我毫無困難重新進入情況,享受唐望的戲劇性及幽默感,還有他對我的耐性。我真心覺得我應該多拜訪他。不見唐望的確是我的一大損失;並且我有一些特別的問題需要請教他。

在我完成了關於他的那本書後,我重新檢查我沒有用上的筆記。我捨棄了許多資料未用,因為當時我的重心是放在非尋常現實狀態上。重新溫習了我早期的筆記後,我得到的結論是,一個技巧熟練的巫士只要借著「操縱社交性的暗示」,並能夠從門徒身上引導出特定的知覺範圍。關於這種操縱過程,我的整個論點是建立於一個假設上:必須要有一個引導者,才能引導出必要的知覺範圍。我以巫士的培藥特聚會做為特定的實驗例子。我認為在那些聚會中,巫士們不需要藉言語或手勢,便能夠對於所需要的現實狀態達成一種協定。我的結論是那些參與者使用了一種非常複雜的暗號來達成協議。我構思了一套系統來解釋那些暗號與步驟。所以我去見唐望,詢問他對於我的工作有什麼意見與看法。

五月二十一日,一九六八年在我去見唐望的路上沒有任何特殊的事發生。沙漠中的溫度超過了華氏一百度,非常令人難受。下午溫度逐漸下降。當我在黃昏抵達唐望的屋子時,已有陣陣清涼的微風。我並不很累,所以我們坐在屋中聊天。我覺得舒適輕鬆。我們談了幾個鐘頭。我們的談話內容並不是我會想記錄下來的,我們沒有談嚴肅的事,只是談著天氣,收成,他的孫子,亞基族人,墨西哥政府等等。我告訴唐望,我多麼喜愛在黑暗中談話的幽靜感覺。他說我的話與我那愛說話的天性相吻合;要我喜歡在黑暗中聊天是很容易的,因為那是我在黑暗中唯一能做的。我爭辯說我喜歡的不僅是說話而已,我也珍惜被黑暗包圍的溫暖鬆弛感。他問我天黑後在家裡會做什麼,我說我最後還是會打開燈,或者我會去逛燈火通明的大街,直到就寢時間。

「噢!」他帶著懷疑的語氣說,「我還以為你學會了使用黑暗。」

「你能用黑暗做什麼?」我問。

他說黑暗是最適合「看見」的時刻,他把黑暗稱為「白晝的黑暗面」,他也用特別的音調加強了「看見」這個字眼。我想要知道其中的用意,但他說現在太晚了,不適合深談。

ascend10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四月二日,一九六八年唐望看了我一會兒,似乎完全不驚訝看到我,雖然我上次拜訪他已經是兩年多以前的事了。

他把手放在我肩膀上,微笑說我看起來不一樣了,我越來越肥胖柔弱了。

我帶來一本我寫的書(注:『巫士唐望的教誨』)。我很突然就把它從手提箱中拿出來,遞給他。

「這是一本關於你的書,唐望。」我說。

他拿過去,翻弄書頁,像在玩一副撲克牌。他喜歡書封面的綠色,及書的大小。他用手掌感覺封面,轉了幾圈,然後交還給我。我感到一陣自豪。

ascend10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解離的真實-與唐望進一步的對話

前言

             十年前,我有幸認識一位元來自於墨西哥北部的亞基族(Yaqui)的印地安人。

我稱呼他為唐望。在西班牙文中,「唐」(Don)是表示尊敬的稱謂。

遇見唐望是在極偶然的情況下。當時我在亞利桑那州靠近邊界的小鎮上,

與一個朋友,比爾,坐在巴士站裡等車。我們沒有交談。

ascend10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